蘇運河:枕河人家的故事

發表時間:2020-07-10 13:50

  歌詞:

  作詞:張藝偉 陳璇

  作曲:Mickey H.

  演唱:周蓓 拂桑

  竹笛、簫:朱煒

  錄音棚:

  吳夢唱片錄音棚

  混音工程:黃耀德 陳思伊

  總策劃:許彩松

  宣發:吳夢唱片

  運河畔,飛走幾只雁。

  銜蘆度關到錦繡江南。

  飛過淮揚和蘇杭,

  穿越歷史的風煙。

  蘇州段,星燦爛。

  黃金水道遍布著遺產。

  穿城載月連江湖,

  楓橋寶帶過千帆。

  運河畔,飛走幾只雁。

  銜蘆度關到錦繡江南。

  飛過淮揚和蘇杭,

  穿越歷史的風煙。

  運河畔,濃霧彌漫。

  淺淺訴說消逝的昨天。

  艄公搖櫓長畫卷,

  纖夫留下舊詩篇。

  運河畔,飛走幾只雁。

  銜蘆度關到錦繡江南。

  飛過淮揚和蘇杭,

  穿越歷史的風煙。

  蘇運河,是鄉戀,

  枕河人家最生動樣板。

  山塘平江拙政園,

  古今交輝映水岸。

  運河畔,飛走幾只雁。

  銜蘆度關到錦繡江南。

  飛過淮揚和蘇杭,

  穿越歷史的風煙。

  蘇運河,最溫婉,

  姑蘇繁華的靈秀搖籃。

  吳歌評彈配蘇扇,

  三笑六記詠流傳。

  三笑六記詠流傳。

  三笑六記詠流傳。

  歌里的故事

  枕河人家的生動樣板,姑蘇繁華的靈秀搖籃

  大運河蘇州段的“家底”

  大運河在我國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兼具文化線路與遺產長廊的典型特征,是中華文化線性分布的“明珠”。

  蘇州,長江流經北緣,太湖位于其西隅,在京杭運河沿線中處于重要的地理與文化節點。在物質文明的發展進程中,蘇州地區相繼出現了馬家浜文化、崧澤文化和良渚文化,自新石器時代遺址有數百處之多,豐富的歷史遺存散布在運河沿線。在歷經了2500多年的滄桑歲月,蘇州的非物質文化在運河邊孕育、通過運河傳播,成為了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大運河沿岸21個地級市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中蘇州就擁有25項,位居所有城市之首。

  大運河蘇州段水道最早開挖于春秋時期,是江南運河的雛形,蘇州地區的歷史文化遺產是大運河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蘇州是一座運河之城,大運河蘇州段通過山塘河、上塘河、胥江、護城河以及盤門、閶門等水門與蘇州內城水系連為一體。從公元前5世紀至現今,大運河的變遷使得沿線的景觀形態不斷變化和豐富。

  蘇州作為中國大運河沿線重要的歷史文化古城之一,也是大運河上的一個重要節點。有蘇州、常熟2座全國歷史文化名城,周莊、同里等6個全國歷史文化名鎮,2個中國歷史文化名村和7個江蘇歷史文化名鎮以及12個蘇州控制保護古村落。大運河蘇州段遺產范圍北起京杭運河與山塘河交匯處,南至京杭運河與太浦河交匯處,遺產區面積642公頃,緩沖區面積675公頃。大運河蘇州段遺產由河道和7個遺產點組成。其中,河道包括城區故道(山塘河、上塘河、胥江、環古城河)和現今的京杭運河蘇州至吳江段等河道,遺產點包括山塘歷史文化街區、虎丘云巖寺塔、平江歷史文化街區、全晉會館4個運河相關遺產和盤門、寶帶橋、吳江古纖道3個運河水工遺存。

  地圖模式

  用歌聲講述心聲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講好中國故事,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為我們指明了努力方向。講故事是輿論傳播的通行方法,也是社會溝通的有效辦法。今天,中國越來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世界需要了解中國;中國需要世界理解,需要我們共同講好中國故事。

  歌曲是眾口相傳的免費廣告,也是無孔不入的傳播載體。

  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蘇州分院在學術研究和智慧輸出之余,首開先河,聯手最近策劃和創作了姑蘇三部曲和太湖三部曲的蘇州吳夢唱片共同打造了運河三部曲的第二部和主打歌《蘇運河》,讓蘇州段做為大運河文化帶中最精彩的一段的傳播點“非遺密集,內容豐富,古今交輝”,深入人心,飛入尋常百姓家,成為大運河沿線的爆款、典范和蘇州全新的文旅、文創品牌和大IP。

  點此鏈接聽歌:https://y.qq.com/n/yqq/song/000TlOHk0UsoY1.html




| 相關機構
人民網                       中國美術家協會                    北大文化書法網                     北京正德書畫院                    環球文化網                     作家網
光明網                       中國書法家協會                    中國美術大觀網                     中國藝術收藏網                    貿訊網
人民藝術微信公眾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